姚晨的爱,袁弘的渣,这才叫女性电影!
发布时间:2019-08-18

本周院线上映的国产电影还真有几部颇有看点,

单单从演员的号召力上就非同小可,国内第一小花,杨紫的“沉默的证人”,国际巨星成龙大哥的“龙牌之谜”,

还有红颜秀影今天想说的大嘴演技派,姚晨的“送我上青天”。

在影评之前,红颜秀影想说说姚晨和袁弘这两个演员,

姚晨在演员上的发展还是比较顺利的,而且她对自己想要什么,能做什么,都很清晰,

而且红颜秀影觉得姚晨“红”的这几年,相对女性环境要比前几年要好很多,所以她才能演很多大女主的角色,

而这些大女主正是现在符合主流价值观,也更能引起共鸣的。

《送我上青云》中,姚晨饰演的角色,是把她以前饰演的大女主这个类别扩宽了,

这次的大女主没有太过极端尖锐的烦恼,但这种困境也是不容忽视的,

毕竟,生活里总是绵里藏针的状态。

袁弘这个演员,一开始是觉得是很可惜的,

他的起点相对很高,没有一点舞蹈表演基础,陪同学去面试就被上戏录取了,然后签了好哥们胡歌的经纪公司唐人。

那时候唐人如日中天,他也演了好几部热门电视剧,

可很遗憾,在他担当主演的那些剧集里,唐人的影响力已经在下降,

而且由于一些意外事件的出现,延迟了他的曝光时间。

等《步步惊心》火起来,他终于小火了一把,

却又面临着和唐人解约的关口,因此,当时的宣传力度都转到了在当时人气更高的林更新身上。

再往后,唐人的新鲜血脉络绎不绝地输送过来,

这种古偶型角色,有了林更新,蒋劲夫,韩东君这些更年轻的面孔,

袁弘近三十的年纪已经不大适合,他自己的重心也倾向于时代剧和时装剧,

但在这些作品上的表现并不尽人意,热度慢慢降下来后,他能演的作品更没什么内容了。

在二十啷当岁的时候,机会和积累对一个演员来说还是很重要的,

毕竟像章宇,朱一龙这样三十几岁才异军突起的,并不常见,更多时候是在有了充分的积累后的厚积薄发。

所以,袁弘出演《送我上青云》这个角色是有些让人惊喜的,

他曾经的美好年华和演技潜力需要这样的一个角色来证明他,但一直他能演都是一些积极向上或者讨好鬼魅的年轻鲜肉角色,

很少有机会演到这种内心复杂时常挣扎的符合现代人心理的真实角色,

应该说大部分演偶像剧出身的演员都很难有机会去演到这个类型,从这个意义上来讲,算是演员的一次成长。

回到《送我上青云》作品本身,看之前,从预告片的呈现让人感到惊喜,

应该说,它扩宽了对女性的认知和理解,也让更多不那么大女主的女性,有了更多的倾诉出口。

大女主这个词的本义是什么,从这一部可以有更全面的理解,

社会对女性和男性的要求是不同的,男性鼓励突破,女性则提倡循规蹈矩,

什么叫循规蹈矩:

就是十几岁的时候不早恋,好好读书考上好的大学,

二十几岁的时候有一份稳定的工作,然后结婚组建家庭,

三十几岁的时候有一到两个孩子,相夫教子,

每一对家长,每一个女孩,都在朝着这个方向努力。

但后来,许多女性发现即便她们循规蹈矩,也无法达到这些目标,

而父母又会对无法达成期许的女儿们有了诸多埋怨:

我们都已经创造了最好的环境,让你成为一个循规蹈矩的人,你怎么还活成这样!

除了内部压力,她们更能感到外界的恶意,

那些在生命轨迹中偏离了轨道的同龄女孩,

有些似乎过得比自己更好、更丰富、更快实现了循规蹈矩的生活目标,

这些超车实现的人,让那些大半辈子都循规蹈矩,好好学习,好好工作,好好做人的女性,有了踌躇和迷茫。

在自我意识这一点上,女性在青少年时代并没有得到过多的引导,

可她们成年以后,和男性有了同等的教育水平,进入了相同的工作环境,

这种自我意识的觉醒就容易反扑,

而另一方面,整个社会对女性生理需求的含糊其辞,也阻碍了她们对自己的更多理解。

女性不鼓励生理诉求,也不鼓励太多的生理行为,这跟男性是截然相反的,

男性只要事业成功,是有着更多的生理选择权的,而女性无论成功与否,生理选择权都不能拿到台面上来讲,

甚至有广为颂扬的:

“男性是可以感情和生理分开的,而女性则不行的言论。”

在一个个体差异,人人都主张个性的阶段下 ,

这样一种以偏概全,笼统的表述颇有些不恰当,这样一种秘而不宣的环境,让女性更焦虑,

她们在对自己,还是对外部环境都没有太过深入了解的时候,就被催着赶着,

多少岁工作,多少岁结婚,多少岁生孩子,多少岁当婆婆或者外婆。

她们的生存价值是靠依附存在的,很少有机会依靠个体来呈现,

《送我上青云》讲的就是这种困顿和焦虑,

姚晨这个演员除了演技特别扎实以外,她这几年对女性现状和自我的探讨 ,让人有些钦佩的,

这些东西,自己的理解和表达的出来,是两件事。

回到《送我上青云》本身,有几个点是重要讲一下的,

首先是盛男这个女文青,典型的三高人群,高学历,高品位,心高气傲,

在盛男发现宫颈癌之前,她是一个愤青状态,怼天怼地,

到了宫颈癌知晓早期,就有些泄气,到李老处写自传这一过程,也是她了解自己和认识周遭的过程。

从不知,不解到不惑,

盛男从一开始的不与世界和解,到与世界硬融,再到放下执念,不再强求于人,

拿小纸片打电话,在城墙上遇到疯子,漂行的黑色水棺这三个意象增添了影片的市井气息。

盛男和四毛最后的那一场,也撕开了一点女性在生理需求上一直以来被压抑的现实困境。

《颐园》的郝蕾,《长江图》的辛芷蕾,《邪不胜正》的许晴,《师父》的宋佳,

等等女性都是欲望的起源,

而从情节展现中,这些欲望的发起者,反而没有展现出一丝的享受和愉悦,反而都是一幅受苦受难的模样。

《送我上青云》最后一场的表现,从开始的抵制僵硬到渐入佳境到后来居上的处理,

从女性情感上的解读有了一层突破,

如果只单单让女性去承担欲念的表象,而不真正的身心合一,就好像一个美食节目主持人要减肥一样让人摸不着头脑。

除了欲望的表现,盛男也是难得的让女性陷入了多次的难堪和尴尬,

以往那些皮肤光滑,波光流转的女性形象们,似乎都是不用吃喝拉撒的存在,

盛男身上的泥泞和不堪,撕碎了这场粉饰的假面,承认女性的卑劣,不堪,畏缩,何尝不是一个进步。

其二就是袁弘饰演的刘光明这个伪文青真渣男角色,真的太可笑了,他身上黑色幽默的部分比盛男更甚,

而从袁文康在《黄金时代》里饰演的抛弃萧红的民国渣男,

胡歌在《你好,之华》里饰演的打媳妇、怂包、渣男,

再到袁弘此次在《送我上青云》的酸腐没担当渣男进化,

现代派渣男体系形成:

浪漫,脆弱,多情,没担当,酸腐,屁用没有。

真的请这种又帅、又满身文艺气息的男演员多演演渣男,

那种既脆弱又故作镇定的反差感真的很戳人,此次的渣男尝试,无论对于袁弘,还是对于渣男太扁平的现状来看,都是一次有趣的尝试,

从前期的扭捏作态到后期的怯弱呆滞,袁弘的表现还是很到位的。

这种人在现实生活中,是最容易陷入渣男定律的,

爱掉书袋,瞧不起人,又没有真本事,真要博一番的时候又立马怂了,灰头土脸的缩回现实,没法真现实,又没有清高的能力,才是悲剧的成因,

最后他移轮椅到灵堂正中央享受鞠躬,表情的转换很生动。

第三就是整部影片的节奏,难得的安静和舒缓,

没有了左手孩子,右手老公的焦躁妇女,也没有了和长辈歇斯底里的抗衡,

虽然盛男在审美上还是传统理解里的大女人,脾气犟,爱较真,但生活化段落的叠加弱化了她身上的锐气,

力量感从来都不是外部的行为和语言上的尖酸刻薄,而是内心的一种信仰和坚持,

理解了这一点,再去谈女性的坚强或许就会更丰富一点。

《送我上青云》上座率很低,

台词有些咬文嚼字的毛病,到最后盛男所需要实现的“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天”的闭环,完成的有些牵强。

但正如李老所说:“爱是人的生死之门,我从哪里来回哪里去。”

爱与欲,这个题材的选择,就是女性题材往前的一大步,

下一次,除了大城市的女青,也希望呈现一些小镇女青年生存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