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勇:我必须要画画,这是他在十岁立下的誓言
发布时间:2019-08-20

1933年深秋,我出生于青岛一个贫苦铁路职工家庭,铁蹄的蹂躏、贫民区暗无天日的生活,给我的童年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幼小时坐在衣衫褴褛的母亲身旁,听到的那些真实的包括她自己的悲惨故事,构成了我一生的感情基础。《家窗》是我为母亲而创作的油画。

草原行旅 120cm×240cm 纸本设色 2015年

日西落,鸦雀飞,

暮色苍茫,家窗上淡映着灯的光,那时候,年老母,凭窗瞭望,瞭望那流浪儿,回故乡……

欢乐的草原 120cm×240cm 纸本设色 2015

这是一支低吟于我心扉的歌,也许它将伴随我直到弥留之际。

有人问美国作家海明威:“最好的早期训练是什么?”他简单地回答:“不愉快的童年。”记不得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爱上了绘画。也许是六岁那年的一次患病,最疼爱我的大哥送我的小画片—法国画家米勒的《喂小鸡》(至今我仍保留着)给予我的启迪吧……还记得上小学时,每天路过一家日本商店,我总要长时间地站在玻璃窗前,长时间地看着那幅《拾穗》的印刷品……稍大些后,铁路工人、火车司机就成了我心目中的偶像。

苏武牧羊 148cm×345cm 纸本设色 2011年

我常随着父兄的伙伴们爬上机车,炉火照耀下的产业工人和他们豪爽的谈笑,总使我十分兴奋。昼夜路过门前络绎不绝的纺织女工,成群的乞丐和拣煤渣的孩子都唤起我由衷的爱和同情。我也常在海边玩耍,奔腾呼啸的海浪,辗转翱翔的海鸥总能引起我无限的遐想。夏夜躺在院子里,仰望星空,看着银河听母亲讲述古代民间故事和传说给了我多少思绪。

雨中 175cm×93cm 纸本水墨 1989年

我还时常挤在拥挤的成人夹缝里,混进教堂,为的是等待结束了神父冗长的、听不懂的布道之后,挤上前去,分一张耶稣画片。山东老家一年一度的年画市场,是我热爱的地方,那是我心中的伊甸乐园。中学时代,我有一位品格高尚的美术兼音乐老师—台文若先生,他身体力行,使我懂得了艺术和美是值得作为一生追求的事业。

许勇

“我应该画画!我必须画画!”这个誓言就是在我刚满十岁时立下的。

作者最新文章吴昌硕“背后的男人”——相辅相成的王一亭08-2018:59当代画家许勇:我将为创造美奋斗终生08-2018:52在无锡美专时,杨建侯办学社、开农场,还推动了无锡水蜜桃种植?08-2018:51相关文章毕业生找工作专业不对口如何“破局”?适合自己才是最好的风靡的夜场:博物馆如何面对新课题?熟食、雪糕、酒…这些食品抽检不合格!来看看你买过没?图书馆里纳凉的瞌睡虫,该醒醒了2019IMRITA爱玛特新品发布暨战略研讨会即将震撼启幕设为首页© Baidu 使用百度前必读 意见反馈 京ICP证030173号 京公网安备11000002000001号返回顶部